芷茴

小甜饼专产户(bushi)
墙头众多…目前主叶黄哈德
咸鱼透明写手,文笔极渣,留颗小心心你就是天使!
三党伤不起,有脑洞了就会粗线w

【猫鼠猫】赴约

#大半夜撸出的新年贺文(算是吧)#

#私设如山#

#不知道古人怎么跨年的于是就瞎写了#

#文渣致歉#






  一年一度的春节快到了。

  每逢春节,开封上下便是极热闹的。散落天涯的游子纷纷归家,千家万户欢聚一堂,街道处处张灯结彩,各色花灯灿若星河。主街上在举办猜灯谜大会,晚风徐徐,行人纷纷,处处透着年味。

  每到这时,也是展昭最忙的时候。

  官府不少人都回家过年了,人手不足,街上人多热闹又极易闹事,他在开封府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和王朝马汉一起在大年夜里充当苦力巡街,一直要忙活到大半夜。

  巡街歇息时展昭看着眼前的软红香土,忽的想起了往年来。

  那只白耗子是最喜欢这样热闹的,若是他在,定会欢喜的不得了罢。

  眼前似乎又出现那熟悉的身影,墨发白衣,正拉着自己的手欢跃的东瞧西望。阑珊灯火将那身影模糊成温暖的轮廓。

  只是……

  想到这里,展昭眼神一黯,眼前乐融融的景象热闹不再,反添几分物是人非的悲凉之感。
 

 
  正当展昭沉浸于过往时,人群忽的一阵沸腾起来。展昭惊醒,手立刻扶上剑柄,警惕的四下张望。站在一旁的王朝连忙出声提醒:“展大人,是新岁到了。”

  展昭一愣,手从剑上放下,张了张口:“这么快就到了,那我……”
  话未说完,展昭皱了皱眉停下,似是有些为难。

  王朝心下了然,不由得露出苦笑。
 
  展大人还是这般……

  他心底叹了口气,对展昭说:“展大人,不打紧,这里有我和马汉就够了,您放心吧。还是快些去,莫误了时辰了。”

  一旁的马汉不知从哪抱来两坛酒递给展昭:“展大人,给,这可是上等的女儿红,就当是新年礼物了。”

  展昭接过酒,感激地朝王朝马汉点点头道:“多谢了。辛苦你们了,那我便走了。”

  说罢展昭一拱手,抱着两壶酒纵身一跃,踩着重檐红瓦向着北面的密林飞奔而去。

  一位新来的官兵好奇的问王朝:“大人,展大人这是要去何处?”

  王朝叹了叹气,拍拍那人的肩:“别问那么多了,好好巡街吧。”

  他又转头望向展昭离去的方向低声喃喃道:
  “展大人啊,是去赴一个约……”





  快了,就快了。
 

  身下轮焉奂焉层楼叠榭转瞬即逝,层林尽染瑶林琼树一晃而过。

  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目的地也越发清晰起来。

  展昭双脚轻踏树尖,衣袂飘飘潇洒落地,便直奔眼前的深林小院去了。



  这还是他很久以前一次和白玉堂出任务时偶然发现的荒院,发现时便早已无了人迹,略微收拾一番倒是显得幽静深谧,意境十足。

  那时他俩就把这当做密会之地,闲来约着对酌两杯,还彼此约定好在新年那晚子时来此地,举杯邀月,不醉不归。

 

   展昭推开吱呀作响的院门,步履轻缓,走向院中间的圆石桌。

  用手轻轻抚过桌面,上面早已覆上一层薄灰。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儿了。

  他扯了扯衣摆坐下,从怀里拿出两只小瓷碗,一只放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放在对面。

  展昭打开酒坛,一缕醇厚酒香四溢飘散开来。他低声笑了笑,这是那白老鼠最爱喝的女儿红了。

  展昭端起酒坛将两盏小瓷碗倒满,举起向桌对面举杯示意,面朝明月仰头一饮而尽。



   即便他与玉堂早就约好了新春那晚子时在此院望月对酌迎新岁,而这个约定真正实现的次数却是一次也没有。

  每年春节展昭都会去官府帮忙,巡街巡到很晚才得空,甚至有时还会被拉着参加一些杂七杂八的比如猜灯谜接对联之类的活动,忙的抽不开身来,每次约定他都是接近天明才匆忙赶到。赶到时白玉堂不是酩酊大醉就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二人约好的共饮也只能无奈再约。

  玉堂性子皮,过年也不愿回陷空岛,硬是要待在开封。他几个哥哥疼他疼得紧,也就随他去了。
  所以每次白玉堂都是早早到了,独自一人望着月亮一点一点爬上树梢又隐没山后,带来的美酒一杯接一杯下肚,强撑着醉意等到天亮,等来展昭的身影,又或是等不来。

  

 

  展昭又将自己的小瓷碗倒满,面对回忆苦涩地笑着。

  当时自己虽觉着没能赴约着实可惜,但以后日子还长,下次一定能赶上的。却不曾想过如今再也没有下次了。

  若是当时知道现在会是这般景况,怕是说什么都要赶来赴约的吧。

  美酒下肚,回荡在肝肠里的却是无尽的苦涩。




  展昭还记得自己刚得知白玉堂葬身冲霄楼时的心情。悲痛、绝望、愤怒、仇恨、迷茫……还有愧疚。
 
  那几天他发了疯似的瞒着所有人跑到这儿来,一天到晚抱着个酒坛子唤着那个人的名字,回忆过往。愈回忆便愈难过,愈难过便愈是喝酒,想让大醉冲刷掉心底的悲伤,可借酒消愁愁却更愁。

  他懊悔自己所欠下的那一次次约,可现在就是有心弥补,也找不到当初那个定下约定的人了。

 

  如水月色洒在桌面上,似是能伸手触到的冰冷,林中的晚风沁着幽凉不时吹来,让人生起丝丝寒意。

  展昭紧了紧衣衫,又给自己倒满了酒。

 玉堂当初也是这般等着我的么。展昭看向对面那盏始终满着的酒碗,抿紧嘴唇,眼神深黯。

  罢了,这次便换做我等吧。

  即便是等一个不归人。



  举起酒碗向着明月,仰头一饮而尽。
 




                                         by芷茴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大过年放玻璃渣的!

 

 

 

 

【叶黄】想你

#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私设叶黄同城#

   叶修觉得最近黄少天来找他次数有点多了。

   一星期前来找他说是自家表弟特喜欢他所以迫于母上威胁只好前来讨签名,然后在兴欣网吧磨蹭了一下午骗得一身周边回去了。
 

   上周末来找他说是想要和他一起研究研究战术,然后两人一起看了一整天的比赛视频。叶修分析战术分析得口干舌燥,但是黄少天看起来似乎注意力不太集中。

  五天前来找他说是想跟他pkpk怕又被放鸽子就特意过来了,然后硬是拉着叶修pk了一下午。

  前天来找他说是想感谢上次切磋自己大有领悟对于战法研究更深了于是请吃饭,饭后还顺便看了场电影。虽然叶修真不觉得黄少天有什么长进,但也架不住他的垃圾话被拉出来了。

  昨天又来找他说是想把上次没研究完的战术视频一起看看,反正两人都在休假空闲时间也多。叶修特无奈的看着黄少天拿出n年以前不知哪找来的比赛视频,吐槽了一句 以前那么老的战术了有啥好分析的被驳回“你懂啥过去的经典才更有学习的价值!”两人又窝在一起看了一整天视频。

 






  我猜猜,今天估计也会来。

 
  叶修干脆就叼根烟在门口候着,果然不一会就看到黄少天往这里走来。

  

  叶修挑眉,看着走到跟前的黄少天道:
  “说吧,剑圣大大,签名你也要到了,比赛视频也分析完了,该吃的也吃了,电影也看了,今天又想要什么?”

  

  黄少天一噎,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神闪闪避避的,好像是在想借口。

  半晌后才红着耳尖低着头,支支吾吾地小声说:
 

    “想你。”










【屯了一个多星期没发的小段子⊙v⊙】

文/芷茴

 

【猫鼠猫无差】见君节

#写前叨叨两句:
今天农历七月十五日,然后之前有听说中元节(鬼节)有个别称叫见君节,内心很感叹,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猫鼠,就写了这篇文。



  今天是七月十五日,中元节,也就是鬼节。

  包大人告诉我,中元节还有个名字,叫见君节,传说逝去之人的魂魄在今日会回到人间,所以称之为见君节。我笑了笑,不过是人们美好的期望罢。

  开封府各位白天都去扫墓了, 到了傍晚王朝马汉在门前画了一个灰圈,其他人在圈内焚烧纸公祭拜祖先及逝去的亲人。

  我刚降世父母便被人下毒而亡了,我不知道他们的墓在哪,连记忆中也没有一丝一毫关于他们的回忆,索性没有祭拜。看着众人忙活也觉着没趣,我便到大街上随便走走。




  时间也不早了,许多人家的大门紧闭着,门前都有一个大大小各异灰圈,里面是焚烧过后留下的灰。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可以去扫墓的人,只是从心底抗拒,或许心里自欺欺人的期待他还活着吧。

  忽然就很难过,思念漫天卷地淹没了我。喉咙有点发紧。

  思念那人的白衣,思念那人的笑,思念与那人所度过的日子。






   这样一边低头想着一边走,眼前一抹熟悉的白飘过。


  “展小猫。”
  熟悉的声音。

  不会吧,不可能的吧。
  我的心跳得很快。

  “展小猫,你白爷爷我来看你了。”

  抬眼,是那个人一如既往潇洒的笑。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相信这是真的,为此那白老鼠还笑了我很久。

  “如此说来,白兄你这是魂魄回到人间了?”

  那人笑着搭着我肩,脸凑过来笑嘻嘻的看着我道:“我还没去看我哥哥们就先来看你了呢。怎么样,感动不?”

  不敢动,不敢动。

  我转过来看他近在咫尺的脸,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感觉不到温度,我恐怕会以为他还活着。即使他看起来与真人无异,但总感觉一触碰还是会消失。

 


  我和他漫无目的在街上晃悠,他左顾右盼嘴里嚷嚷着好怀念好怀念,时不时跟我扯几句以前的事,即便一路无语,也没丝毫不适。

  我看着他,心里祈祷时间再慢点,再慢点,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他突然转过身来提议:“我们去开封府你屋顶喝酒吧。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我一愣,想起以往和他坐在屋顶畅快淋漓喝酒的日子。

  他抱着一坛女儿红,颊上带着一抹酡红微醺地和我说些豪气的话,我拿着小碗边笑着看着他边小口酌酒。最后总是我把喝得醉醺醺的他扶到房里躺下,然后看着他的睡颜到天亮。

  当初觉得那些时光过得当真是惬意极了,现在更是无比怀念。
  自他走后我极少在屋顶上喝酒了,当初一起喝酒的人不在了,独自一人也没了趣,反倒是心底的苦涩思恋愈发强烈,搅的人难受。




   晚风清凉,徐徐吹起旁边那人的长发,他眯起眼微微仰头,享受着晚风的吹拂。
  我深深凝视着,要把这幅画面牢牢记在心底。

  月色明亮。几坛女儿红放在边上,还有两个喝酒的小碗。





   过了一会他很悲催的发现自己的灵体是喝不到酒的,碗都拿不起来,于是只好看着我喝。

  感受到他望向我郁闷的眼神,我打心底觉得愉悦。

  不过他倒也没郁闷多久,又重新打起精神叽里呱啦的和我讲他在死后世界里看到了啥发生了啥之类的,一副很久没和人说过话的模样可爱极了。

 

  他讲了很久,我一碗一碗酒下肚,两坛酒喝完了,我也开始有了醉意。

  天上的月亮变得有点模糊了,我看着旁边一直不停在说话的人,心底发痒,有什么要出来一样。

  然后我便对着那张脸,吻了下去。

  或许还不能算个吻。唇边只有冰凉的温度。




   那人因我的动作而安静了下来,闭上眼,感受着这个吻。
  这个满含着我的思念与情意的吻。

 


  不知道多久后我们才分开,他也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抱着我,虽然这个拥抱没有任何温度,但我却觉得温暖极了。




  就这样,终是到了告别的时候了。

 

  我拿着小碗看着月亮,他也看着月亮,说:

  “大概回去后不久我就要投胎转世了。”

  “以后的中元节,我不会回来了。”

  “时间快到了,我该回去了。”

 

  月亮再次变得模糊了,但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喝醉了。

  我想转头看他,还没动,他赶忙说:“别回头。”

  我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说:“你就这样,别回头,也别说话。我会难受。”

  我听他的话没回头。
  眼前的景色愈加模糊了,只隐约感受到眼角一抹白。

 “猫儿,我好舍不得你。”

  展某也…也舍不得你。


  “白五爷我未曾对谁动过心,谁知道唯一一次动心竟会是你呢。”

  我又何尝不是呢。


  “可惜啊,当初在冲霄楼还是太大意,不然我还想和你过上个一辈子呢。”

  展某乐意至极。

  “虽然早就和你说过了,但还是想再说一遍。”



  “我白玉堂,今生今世,只爱展昭一人……”

     我展昭,今生今世,也只爱白玉堂一人。




  那人的声音随风飘散了,眼角那抹白也消失了。我终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酒夹着眼泪一碗一碗下肚,醉意越来越浓。

  我很少喝醉,除了他刚走那几天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之前却是从未醉过的。但是今晚,我想把自己灌醉。




   好一个见君节。
 
 

 

文/芷茴












qwqqqq
本来是个很好的梗,但是我写着写着就把它写的很烂了qwq
再次感叹为什么我不会画画qwq
就这样吧,
下次绝对写HE

 

 
  
 

 

【安雷安】一个小段子

  昨天晚上雷狮安迷修俩人和以往一样干了点不可描述之事后就睡了。


  半夜的时候雷狮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安迷修在说梦话。

  安迷修:“如果我有马……”

  雷狮竖起耳朵准备听下文。

  安迷修停顿了一下,
  “可是我没马。”

  然后就开始哭,哭的很伤心。

  于是我们雷大爷大半夜给生生笑醒了。



 

文/芷茴


(好久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梗,原文好像是“如果我有钱……可是我没钱。”,突然想起就来欺负一下安哥随手写了这个段子了哈哈哈哈)


【叶黄】黄少天的报复

#私设叶黄已经在一起并同居于h市#
#微ooc#



  黄少天很气愤。

  昨天叶修又双叒叕为了抢BOSS而拒绝了他的pk。

  自他俩在一起后就很少找他pk了好嘛!BOSS每次都抢让一次和他pk怎么就不行啦!
 
  黄少天觉得这是叶修在挑战他作为男朋友的权威。

  他决定要让叶修知道自己的厉害。


 
  今天叶修要和苏沐橙去h市郊区办点事,昨天晚上叶修就跟他抱怨说那地超级难打车还没公交,害得他只好刷共享单车去,黄少天嘴上说安啦骑车可以减肥嘛就你那虚胖脸你多骑一会挺好的,心里则悄悄打着小算盘。

  黄少天一早就带好口罩墨镜帽子三件套坐在客厅等叶修。叶修也收拾好了准备出门,看到黄少天这么一全副武装的模样也没多在意,朝黄少天说了句“我出门啦。”然后就走了。

  黄少天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然后猛的窜起跑出门外,不一会就看到了叶修正在刷ofo的身影。

  好的,叶修刷好ofo了。

  很好,叶修骑上车了。

  哦呀哦呀,苏沐橙骑车来了。

  哎呀他俩要走了!
 

  黄少天赶紧召了辆出租车,然后神经兮兮的和司机说:“欸欸师傅你跟上前面那俩骑ofo的他们到哪你就跟到哪可千万别跟丢呀。”

  司机见他全副武装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面那两个人,心中生疑,正要开口问,只听黄少天幽幽道:“前面有个是我对象,师傅你赶紧的……”

  司机满脸心领神会,比了个ok的手势,拉车杆踩油门,猛的就冲了出去。
  “小伙子捉奸是吧,好嘞,我可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了,相信我!”

  显然司机以为苏沐橙是他对象了,不过黄少天也懒得解释了,他正在因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而兴奋的心怦怦跳。
 

 
  不得不说,这么明显一辆车跟了一路了叶修和苏沐橙还没有一点察觉,不知道是司机跟踪技术太好还是他俩神经太大条,反正跟踪的很顺利就是了。

  黄少天挥手送走了出租车司机,然后悄悄躲在一旁,看着叶修和苏沐橙进了一栋楼。

  然后他趁那两人不注意,也悄悄跟了上去,偷偷摸摸的走到了那栋楼的门口,然后贼笑着拿出了手机。







  然后刷走了叶修的ofo。








  正在上楼梯的叶修听到后一阵响动,心里猛的一惊,发觉不对劲,但为时已晚,黄少天已经骑着他的ofo跑远了。


  这时苏沐橙的电话响了,上面显示黄少天。

  叶修气不过,拿过手机点开接通,就听见黄少天在那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安啦我又想了想跑步比骑车更减肥嘛就你那虚胖脸你多跑一会挺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叫你光顾着抢BOSS不和我pk我要给你点教训……”

   “黄少天你个幼稚鬼!”







文/芷茴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写手挑战】用以下句子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伞修#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经过我,不知要到何处去。

  我这是…复活了?

  然后随即我发现我不过是灵魂罢了,人们可以面无表情的穿过我的身体,对于我的一举一动连个眼神都不会施予。

  苦笑着摇摇头,其实这样也挺好。

  花了点时间适应现在的环境,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悠,一边晃一边想着阿修和沐橙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

  然后我就看见了阿修。他从一家叫兴欣的网吧里走出来,叼着根烟,神情似乎有点低落。

  我惊喜的跑上前,紧紧的抱住他,大喊:“阿修,我回来了!”但是他没有反应。

  我才反应过来我只是灵魂体,他看不到也听不到我。心情不由得有点儿失落。

  不过能再见到阿修,我已经很满足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跟在阿修后面,看着他在网游上抢boss,刷副本,用那个君莫笑的号。他把千机伞完成了,他做到了真正的散人。

  这么久下来我大概也了解了一些他现在的情况了。比如他好像是被迫退役了,比如一叶之秋的号是别人在用,比如现在的荣耀职业联盟规模越来越大,比如沐橙也是职业选手,账号是沐雨橙风。

  沐橙也来看过几次阿修。小女孩长大啦,变得漂亮了,也穿着好看的衣服。我很高兴,谢谢你,阿修。
 

  我看着他称霸第十区,一直到他创建兴欣战队,然后到兴欣夺冠。

  我就知道,阿修是不会放弃的,他是最强的。
 

 

  兴欣夺冠的那晚,阿修喝醉了,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虽然嘲讽脸依旧不改,但我不得不感叹,当初的少年成熟了,也变强了。有他在,似乎一切都能迎刃而解,看着他,好像就能安心。

  醉倒的他嘴里好像还在念着什么,我俯下身去听,他说:“沐秋…我们赢了……这是我们共同的荣耀……”

  然后我看见他眼角落下的泪珠。
  “你要是还在…该多好……”

  我笑了笑,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一个不存在的吻。

  “我一直都在这里。”



  几天后我发现我在消失,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灵体渐渐变淡,看来离别的时候还是到了。

  我看着正在指挥一群人抢boss的阿修,朝他挥挥手,说:“再见了,阿修。”

  阿修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猛的抬头看向我这里。他一把扯下耳机,扔下鼠标,然后冲向我。“沐秋!”

  我对着他微笑。视线逐渐变暗。

  这段日子真美好啊。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文/芷茴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写手挑战】用以下句子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伞修#

  叶修得了肺癌。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全联盟。

  各队队长协着队员们纷纷前来探望这位称霸荣耀圈的大神。

  躺在病床上的叶修瘦的不成样子,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脸色苍白,但眼神依旧明亮。

  陈果和苏沐橙不想影响叶修的心情,两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声啜泣,包子坐在边上一脸呆滞,兴欣的其他队员正安慰他们。

  所有人心情都是沉重的,昔日的大神现在是这幅模样,无疑令人惋惜心疼。

  叶修很少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一行人,他一开口就会止不住的咳嗽,咳的昏天暗地,他怕把血肉都咳出来。


  黄少天很不习惯这样安静的叶修。他每天都来看望叶修,叽里呱啦讲一堆今天发生了什么或网上的段子一类的,一到病房就讲个不停,喉咙哑了也不愿停下。
 
  他害怕看到叶修安静不说话的样子,就这么静静躺在那笑着看他讲话,好像随时就会这样离去。
 



  众人想了很多办法,仍是阻止不了死亡的来临。

  叶修快要离去的那晚,黄少天张佳乐韩文清等等很多人都来了。 他们来送这位大神最后一程。   

  苏沐橙在实在忍不住了,在一旁嚎啕大哭,其他人眼框也都是红的。黄少天出奇的安静,谁都看的出来他在强忍泪水。

  叶修笑道:“多大点事,别都哭丧着脸。来来来少天笑一个。”

  黄少天勉强的笑了笑,说:“笑就笑,看你那张嘲讽脸就让人不爽。”

  哪会不爽啊,黄少天希望以后一直都能看到这张嘲讽脸,希望这位好友能够一直好好的。可也只能是希望。



   最后还是到了,叶修突然止不住的咳血,咳的上气不接下气,在雪白的床单上染出了鲜艳的颜色。苏沐橙大哭着抓住叶修的手喊:“叶修哥你不要走!你答应了我哥要照顾好我的…不要……”众人眼中也是闪着泪光。

  病房中只有苏沐橙嚎啕大哭的声音,和仪器的滴滴声。

 

  叶修走了,带着微笑走的。

  “沐秋,我们终于可以又在一起了。”
  这是叶修最后的念头。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文/芷茴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写手挑战】用以下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叶黄#
【甜文!!】

   “我们分手吧。”

   抬眼看到的是那人平静得近乎冷漠的神色。

   “为什么?”黄少天听出了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他听到那人低低的叹了口气。
   “理由你我都很清楚。”

   黄少天忽然觉得鼻尖有点发酸,眼前的人渐渐模糊了。

  是啊,很清楚。

  外界舆论的压力,家人的极力阻挠,人们异样的目光,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明明是相爱的,却越爱越累,为了对方,分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的决定无疑是理智的,黄少天很清楚,但是心里的痛楚仍是止不住的在叫嚣。

  不甘心。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黄少天还是艰难的点头。
   “好。”

   有什么从眼角滑落,顺着脸庞流到嘴角。是咸的。

   叶修神情晦涩不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不……”眼泪决堤而出。

   “不要———!”



   黄少天猛地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神色惊恐。

  他看了看四周,是漆黑的,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平静。

  缓了好一会儿,心跳才慢慢平复下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原来是梦。
  幸好只是梦。

  他重新缩回被子里,想到。

  身边的人已经被他吵醒了,揉了揉眼,声音有些慵懒:“怎么了?”

  听到爱人的声音,黄少天眼眶一红,一把抱住叶修,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抽泣着说:“我刚刚做噩梦了,梦到你要和我分手……”

  叶修温暖的气息让他心安不少。如果能一直这么静静的靠在他怀里该多好,黄少天想。

  叶修笑了笑,声音难得的温柔:“原来就是这个梦把我们话唠小剑圣吓得话都变少了呀。”

  说完把手放到黄少天头上,轻轻的抚摸他柔软的发丝,带着安慰。黄少天也顺势蹭了蹭他的手。

  “你还调侃我…我是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委屈。

  叶修被他这委屈的小神情逗乐了,心底越发的柔软起来。

  他微微低头,吻落在了黄少天的眼角,轻柔的吻去了他的泪。

  叶修的呼吸打在黄少天脸上,弄得黄少天心痒痒的,他蹭蹭叶修的脸,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嘴唇在叶修脸上摸索着,最终对着叶修的唇吻了下去。

 
  叶修的唇很柔软,这是黄少天早就知道了的,但是再次接吻,他还是忍不住感叹。

  一开始叶修只是温柔的舔着黄少天的两瓣唇,黄少天也回吻他。然后慢慢的叶修撬开了他的牙齿,舌头伸进去一点一点品尝着对方口腔里的甘甜,动作轻柔而缓慢。

  黄少天也不安分,双手揽上叶修的腰,凑上前去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凌乱的气息缠绵在一起,许久才分开。

 
  接完吻后两人都气喘吁吁。黄少天还是紧紧抱着叶修。

  叶修觉得难得话少不炸毛乖乖的黄少天这幅模样可爱极了,安慰道:“那只是梦,你看,我现在不就好好的在你身边么。”

  黄少天不说话,抱叶修的力加重了些。


  其实黄少天觉得今晚的叶修温柔的让他起鸡皮疙瘩,不过他很喜欢。

  对啊,那只是个梦,再难过再不安那都是梦。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文/芷茴




后排艾特和我联文的太太www @清明抄

#叶黄##小甜短打#

#我好冷。#

   今天的黄少天异常的安静如鸡。

  大概是受不了了,一天下来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少天啊,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说的。”

  黄少天只是慢慢的摇摇头,一言不发。

  整个蓝雨都颤抖了。
  震惊!昔日话唠剑圣居然沉默不语,这背后的真相竟然是……




  其实黄少天只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而已。

  兴欣最近到G市来旅游,他就约了叶修一起吃晚饭,然后打算顺便表个白。

  是的,顺便表个白。

  他觉着自己喜欢叶修这么久了,是时候鼓起勇气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而且他想叶修大概对他也有点意思…吧,你看他退役了打副本第一个喊的不就是我嘛嗯一定是这样的……

   想着想着走神了,手下一个不注意就失误了。
   算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黄少天挠了挠头,顶着所有人惊恐的目光打了个招呼离开了训练室。



   气喘吁吁跑到约定好的地方,黄少天老远就看见某个人叼着烟靠墙站那,见黄少天来了只是抬眼道:“哟,来啦。”

   也只是这个小举动,就让黄少天心扑通扑通的,紧张的屁都扯不出一句。

  叶修也没察觉到不对,俩人就这么并肩走到晚饭的餐馆。

  一顿饭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吃完了,当黄少天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邀请了叶修一起去湖边散步,叶修没说什么,直接答应了。


    夏夜的晚风微微湿润,带着潮水的气息,耳畔是哗哗的水声。抬头看到的是漆黑的夜幕和明亮的星辰,不远处是斑斓的霓灯。四周无人,只有他和叶修。

   黄少天很欣慰,这正是表白的好时机。

  他深吸一口气,暗暗握拳给自己鼓劲,好一会才开口叫住了叶修:

  “叶修。”
   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在一起吧。


  话还没说出口,他就看到了叶修转过身来。

  叶修表情带着点茫然,远处霓灯的光些许映在他脸上,勾勒出一个好看的轮廓,夜幕衬得他的眼睛格外明亮。

  黄少天只觉得喉咙一紧。

  “我…我我……”

  叶修皱皱眉。“你怎么了?”


  然后黄少天就怂了。
  “我…我我我………我好冷!”

   那一瞬间黄少天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哈?”叶修显然很意外。

  “对你没听错我就是好冷别问我为什么冷我就是冷虽然现在是夏天……”破罐子破摔。

  叶修有点哭笑不得,散步只好停下,他把黄少天送到住所安顿好就走了。

  他没注意到躺在床上黄少天脸上的悲壮。






   两个多月后,天气入秋,蓝雨一行到H市来玩,黄少天决定一洗前耻,正准备再约叶修时,意外的收到叶修邀请。

  带着怀春少女一般的荡漾心情,黄少天欣然赴约。

 

  画面转到饭后散步。

  叶黄二人沿着街走,一路东扯扯西扯扯。黄少天还纠结着怎么表白呢,就到了上林苑大门口。

  “好了,我进去了。拜拜。”叶修朝黄少天摆摆手。

  “嗯,拜拜。”黄少天有点低落的回了一句。

  “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黄少天抬起头,意外的看到叶修还没走,这么突然问一句让他有点猝不及防。

  “啊…?”

  叶修见他这幅模样只好叹口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黄少天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叶修抱住了他,抱了很久,松开前还在他的嘴角轻轻啄了一下。

  欸?
  欸欸欸??

  看着当机状态的黄少天,叶修笑了,凑到他耳边说了句:

  “我也好冷。”





   黄少天发誓他绝对从叶修眼中看到了戏谑!




文/芷茴

#梗源网,侵删致歉#

#叶黄##你知道吗?#

#叶黄##小甜饼#
#你知道吗?#


  最近黄少天特喜欢用“你知道吗”开头说话。

  “你知道吗?昨天我看新闻说多说话有益于身体健康欸所以说你们就不要老嫌弃我话多这其实是我健康的表现……”

  “你知道吗?我昨天吃了我们食堂的秋葵!天哪当时我就gdiavusvjaj……”

   “你知道吗?昨天我们队长居然爆了个手速当时我就吓die了我们队长怎么可能sjzoxkahsisb……”

    “你知道吗?我要去吃饭了哈哈今天的菜是……”

  上至战队比赛下至吃饭睡觉,不管说啥,开口就是这句“你知道吗?”



   叶修被这个句式烦的不要不要的,满脑子都是黄少天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抢起boss来脑内无限循环,整得他要精神衰弱。

   虽然黄少天本来就话多,但和他接触这么多年的叶修基本有了抵抗能力,但这“你知道吗”真的神级洗脑。

  叶修决定一定要改掉黄少天这个口头禅。


  “叶不羞,你知道吗……”

  “我知道。”叶修一脸严肃的打断了他。

   “你知道?”黄少天愣了。

   “我知道啊,你喜欢我。”

   出乎意料的没听到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反驳声。

   叶修抬眼看了看黄少天,发现他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勾唇一笑。
   “那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黄少天又是一愣。

    “你知道吗,我也喜欢你。”





文/芷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