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茴

小甜饼专产户(bushi)
墙头众多…目前主叶黄哈德
咸鱼透明写手,文笔极渣,留颗小心心你就是天使!
三党伤不起,有脑洞了就会粗线w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写手挑战】用以下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叶黄#
【甜文!!】

   “我们分手吧。”

   抬眼看到的是那人平静得近乎冷漠的神色。

   “为什么?”黄少天听出了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他听到那人低低的叹了口气。
   “理由你我都很清楚。”

   黄少天忽然觉得鼻尖有点发酸,眼前的人渐渐模糊了。

  是啊,很清楚。

  外界舆论的压力,家人的极力阻挠,人们异样的目光,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明明是相爱的,却越爱越累,为了对方,分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的决定无疑是理智的,黄少天很清楚,但是心里的痛楚仍是止不住的在叫嚣。

  不甘心。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黄少天还是艰难的点头。
   “好。”

   有什么从眼角滑落,顺着脸庞流到嘴角。是咸的。

   叶修神情晦涩不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不……”眼泪决堤而出。

   “不要———!”



   黄少天猛地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神色惊恐。

  他看了看四周,是漆黑的,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平静。

  缓了好一会儿,心跳才慢慢平复下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原来是梦。
  幸好只是梦。

  他重新缩回被子里,想到。

  身边的人已经被他吵醒了,揉了揉眼,声音有些慵懒:“怎么了?”

  听到爱人的声音,黄少天眼眶一红,一把抱住叶修,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抽泣着说:“我刚刚做噩梦了,梦到你要和我分手……”

  叶修温暖的气息让他心安不少。如果能一直这么静静的靠在他怀里该多好,黄少天想。

  叶修笑了笑,声音难得的温柔:“原来就是这个梦把我们话唠小剑圣吓得话都变少了呀。”

  说完把手放到黄少天头上,轻轻的抚摸他柔软的发丝,带着安慰。黄少天也顺势蹭了蹭他的手。

  “你还调侃我…我是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委屈。

  叶修被他这委屈的小神情逗乐了,心底越发的柔软起来。

  他微微低头,吻落在了黄少天的眼角,轻柔的吻去了他的泪。

  叶修的呼吸打在黄少天脸上,弄得黄少天心痒痒的,他蹭蹭叶修的脸,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嘴唇在叶修脸上摸索着,最终对着叶修的唇吻了下去。

 
  叶修的唇很柔软,这是黄少天早就知道了的,但是再次接吻,他还是忍不住感叹。

  一开始叶修只是温柔的舔着黄少天的两瓣唇,黄少天也回吻他。然后慢慢的叶修撬开了他的牙齿,舌头伸进去一点一点品尝着对方口腔里的甘甜,动作轻柔而缓慢。

  黄少天也不安分,双手揽上叶修的腰,凑上前去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凌乱的气息缠绵在一起,许久才分开。

 
  接完吻后两人都气喘吁吁。黄少天还是紧紧抱着叶修。

  叶修觉得难得话少不炸毛乖乖的黄少天这幅模样可爱极了,安慰道:“那只是梦,你看,我现在不就好好的在你身边么。”

  黄少天不说话,抱叶修的力加重了些。


  其实黄少天觉得今晚的叶修温柔的让他起鸡皮疙瘩,不过他很喜欢。

  对啊,那只是个梦,再难过再不安那都是梦。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文/芷茴




后排艾特和我联文的太太www @清明抄

评论(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