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茴

小甜饼专产户(bushi)
墙头众多…目前主叶黄哈德
咸鱼透明写手,文笔极渣,留颗小心心你就是天使!
三党伤不起,有脑洞了就会粗线w

#元宵贺文#他们的元宵节


#元宵贺文#
他们的元宵节

#很日常没什么剧情#

#瓶邪##黑花##胖云#


北京

   “花儿你回来啦。”

  当解雨臣打开家门正准备换鞋时,便看到了黑瞎子穿着围裙挽起袖子满脸笑容的从厨房走出来,拿着锅铲冲他晃了晃。

  解雨臣低头笑了笑,弯下腰来脱下鞋子换上拖鞋,然后揉着肩朝厨房走去。

  “在做什么?”解雨臣倚在门上看黑瞎子忙碌,心中莫名觉得有些温暖。

  “汤圆呐,今天元宵节。”黑瞎子拿起一边开了封的速食汤圆袋子,倒了些圆圆的小汤圆进了锅,锅上飘着白色的热气。

  “青椒炒肉陷的?”解雨臣抿嘴笑了,调侃道。

  “芝麻馅的。”黑瞎子也笑了,抬眸看了解雨臣一眼,“先去客厅坐吧,马上就好了。”说罢继续低头忙碌。

  解雨臣点点头,拿出手机坐在沙发上玩起了俄罗斯方块。

  “开饭啦!”只一会儿就传来了黑瞎子的吆喝声,解雨臣弯弯眼笑了,关了手机起身走向餐厅。

  桌上摆着两个冒着热气的碗,碗内挤着白白胖胖的汤圆,光是看着就很有食欲。

  解雨臣看着这些汤圆,忽然觉得温暖得想哭。

  这是…家的感觉吗。

  黑瞎子看着眼前愣住的人儿,咧嘴笑了,凑身到解雨臣面前,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

  吻毕,看着解雨臣的脸红了,黑瞎子笑得更欢了,道:“尝尝我的手艺吧。”

  解雨臣很快调整过来,不(ao)屑(jiao)的撇撇嘴,说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尝尝吧。”

   “好嘞,花儿爷请。”黑瞎子做了个请的手势,看着解雨臣吃下了第一个汤圆,笑嘻嘻的说:“花儿,元宵节快乐。”

  解雨臣看着他,也笑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笑得次数好像有点多,不过,管他呢。

  “元宵节快乐。”


福建 雨村

  “小哥小哥,你要吃什么馅的?”

  “小哥小哥,帮我拿一下那个。”

  “小哥小哥,别发呆了,把这个端出去。”

  张起灵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眼前手忙脚乱的人儿,眼中有着难掩的笑意。

  这大概是自己度过的最温暖的元宵节了吧,以往没有祝福也没有人陪伴,每个节日都是自己一人过的。

  想着想着,便又发起了呆来。

  一双手在眼前晃啊晃。

  “喂喂,小哥?怎么又发呆了哇。”张起灵的思绪被这个声音拉了回来。他看了看吴邪,脸上被蹭了几道面粉印都不知道,心中觉得好笑,但面上还是没有表情。

  “走吧,吃饭去。”张起灵拉起了吴邪的手,把吴邪的惊讶和羞涩尽收眼底,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两个人坐在饭桌上埋头吃着汤圆。窗外很热闹,家家户户都挂起了花灯,在夜晚的雨村很是好看。

  张起灵吃着汤圆,好像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是幸福。

  他又夹了一个汤圆放入口中,糯糯的甜甜的滋味在舌尖绽放开来。

  他放下筷子,看着吴邪笑了。

  “元宵节快乐。”


巴乃

  “胖老板,下来吃饭啦!”阿贵的吆喝声吵醒了胖子。

  胖子坐起来揉了揉眼,心想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然后应了一句“马上下来!”

  他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但每家每户门前都挂着各种各样好看的彩花灯,道上走着许多人,很是热闹。

  他想起还没跟吴邪他们说元宵节快乐呢,于是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小天真啊,胖爷我来祝你和小哥元宵节快乐啦……”声音还是轻松欢脱的,而神情却透着寂寞孤单。

  “……那好,就这样啊,我去吃饭了,白白!”挂了电话,胖子叹了口气,觉得心中有一块地方似乎被攥紧了,有些疼。

  他知道,自己想云彩了。

  吴邪和小哥小俩口过得挺好的,自己也是真切的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他希望自己能在过节时也有一个人陪伴着,只是可惜,自己一辈子都等不到那个人了。

  “云彩啊……”

  “元宵节快乐。”



#元宵贺文·完#

怎么样,玻璃渣吃得爽不爽?

我可是特意把玻璃渣放到最后的呢
【别打我2333】

写了好几年的元宵贺文了,感觉每年的贺文都是一个样,今年也是,完全想不到还有啥有创意的写贺文的方式了。
估计其他写手也是,可能大家写出的贺文都一个样了。

唉,这年头写手不好当啊,
所以suo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写手们呐,
灵感不是说来就来的,码字也是很辛苦的。
【我才没有在诉苦呢】
不过我相信每位写手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写文的,
大家的支持能给人力量嘛。

好啦不瞎扯了【我怎么会告诉你以上是在凑字数呢】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嗷嗷!
比心(๑•̀ㅂ•́)و❤

 

 

 
 

评论(1)

热度(21)